×各种叶受cp可食用 ,不逆不拆 ,cp博爱但雷周黄
×最近可萌韩叶周叶王叶卢刘卢双花求同好一起卖安利
×小透明写手画手
×初入章坑

【周叶】流水微澜 01.1

流水微澜

 

 

*cp是周叶,以及混有各种cp


*正文清水向,因为这货不会炖肉QAQ番外会考虑一下?

 

*长生族周×人类叶设定

 

*小学生文笔+语死早以及时间轴混乱

 

*慢热向以及目测是长篇的即视感

 

*初期小周有选择性失意所以会显得比较弱气?但是依旧很强势啦w

 

*这里啊澈,求同好酷爱来眼熟我!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请接着看吧w

 

 

01.1

 

萍始生,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

——谷雨带来的水汽似乎无穷无尽,雨水淅淅沥沥地落了三天。

 

山谷中的小路上因为雨水而满是泥泞所以十分难走,地貌狰狞导致不会有人留意这边,偶尔有人经过也只是皱一皱眉便走得更远,没有丝毫靠近的意思。于是也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充满打斗痕迹的树林中靠着一个满是血污的少年。

 

少年身上的衣服若是有内行便看得出,白色的布料上有着暗金色的暗绣,虽然被血色浸染却没有丝毫污浊——那是荣耀大陆上鲜少出没的周家的标志。少年有些细密的眉毛颤了颤,手微微动了几下。

 

他醒了。

 

周泽楷缓缓抬起头,细微的动作却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细密的血痂上又渗出血珠,连带着化脓的伤口也开始阵痛。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他在哪里?

 

他环视一周却有些茫然——这里绝对不属于他记忆中的任何地方,他的记忆中没有这么……奇异的景色。整个山谷弥漫着一阵紫色的雾气,空气中隐隐蔓延着些甜丝丝的气味,他闻出这是催眠香。谷中的花草异常鲜艳却令他感到有些不妙,身体里似乎有寒气在肆虐一般。

 

身上的伤口再次因为他的环视裂开得更大了一些,血流如注。周泽楷垂下眼睑,试着抬起自己的手,然而他却失败了,催眠香药效刚刚过去的身体有着深深的无力感,连抬手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周泽楷沉默下去。他固执地将身上仅余的力量全部集中到右臂上,脑中泛起一阵阵眩晕感,于是他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希望以血腥刺激自己的精神清醒。有腥味。他恍惚地想着,是了,血怎么可能没有腥味。失血似乎使他的眩晕感更深了一些,他心中的潜意识告诉他不能晕死过去,而眼皮却止不住地下坠。

 

吧嗒。有水落在他脸上,他勉强清醒了一点。眼中的茫然中混入细微的清明,他忍住虚弱感慢慢地低下自己的头,靠近举起的右臂撕咬下一块布。做完这些他像是解脱一般大口喘着气,布条无力地垂在他的双腿两侧。周泽楷向后仰着头靠着有些粗糙的树皮,阴湿的感觉令他有些战栗,他在之前的教训下他尽量不牵动伤口地斜眼看了看周围,没有人的气息。

 

至少现在他是安全的。

 

包扎伤口的过程比刚刚甚至更加痛苦,他的双手完全无法使力,所以只能在牙齿的帮助下系好细长的布条,更加令人绝望的是,他如果要使用嘴的话,身体必将移动,那么身上的其他伤口就会毫不留情地开始阵痛——如同腐蚀,永无止境。他几次都险些咬不住布条,在初春的气温中因为疼痛频频落下冷汗。

 

因为疼痛。

 

周泽楷是一个很少会有情绪外露的人,或许换种说法是在外人眼中叫做沉稳的周家下一代家主,于是他的一切都有合理的解释——作为领导人的天生气场。然而周泽楷却并不是这种想法,他仅仅只是认为如果没有必要外露出某种情绪,那么他就不会这么做。然而现在他却忍不住有些烦闷,眉头紧紧蹩着,他觉得不满,不满自己的弱小无力。

 

作为预备的领导人,家训让他没有直面自己软弱的机会,或者说,他并不认为自己弱小,他也不能够允许自己弱小。一如棋盘,楚河汉界黑线纵横之间会隐没胜者的冷笑败者的哀号以及才子佳人的血泪。弱小在明争暗度口蜜腹剑的残酷世界中是不被允许的,因为一旦你敌不过他人,你的下场只会是无尽深渊,连骨灰都不会剩下。

 

他就是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长大。没有所谓的家人,那仅仅只是利用的一层遮羞布。捅开了这层薄薄的窗户纸,隐没在角落里藏着掖着的东西只怕会令人崩溃。

 

“……家人?”他低低地发出疑惑。他似乎曾经有过这种东西,可是他不确定,长达三天的睡眠令他的大脑有些迟钝,他费了些时间才想起这个词的意思。脑中伴随着这个词有几个模糊的身影,但他想不起来是谁。

 

一如斑驳的光影。毫无意义。


T.B.C.

 

感谢 @轮回、流年 流年妹子的梗23333意外很萌的设定,不知道我有没有表现出来的文力QWQ第一章基本摸鱼没有交代设定是因为我觉得细节部分还要斟酌一下什么的……下一章开始就是冗杂的世界设定了希望不会在设定上耗尽脑细胞而死【等等

总之如果大家喜欢我就很高兴了w

甩个企鹅:710663777求同好勾搭23333


评论(4)
热度(18)

© 啊啊啊啊啊啊啊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