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叶受cp可食用 ,不逆不拆 ,cp博爱但雷周黄
×最近可萌韩叶周叶王叶卢刘卢双花求同好一起卖安利
×小透明写手画手
×初入章坑

【周叶】Keep out (1)【灵异中二向】

阅读须知】很重要】


这是lo主的一个脑洞顺便也是某个合志的文w


惊悚灵异中二向不过小周叶神都是正常人……


请各位不要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qwq


文笔粗略不连贯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各位看看就好


年龄操作有,不过大概就是2-3岁的差别?


以及微血腥暴力不适请不要看……


OCCOCCOCC←重说三


最后……其实就是寂静岭·起源的开头有小伙伴玩过嘛!


OK?


Start→


Keep  Out


 

01.

 

    窗外的树叶在雨水中被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湿幕,他觉得那些深绿的色泽上被包裹着一层保鲜膜一样的东西,色彩诡异,他轻轻嗅了嗅,味道清幽。

“又下雨了啊。”他点燃了烟轻声说。

 

 

02.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周围不太结实的墙壁缓缓地渗出斑驳的水渍,深深浅浅并不算好看,不远处墙壁上缺少抗凝剂的血液早已凝固,黑红交错,再无洗去的可能。墙壁像是抽象画,血是随手撒上去的,“作者”似乎并没有考虑它们顺着墙壁留下后又是一幅怎样的光景,又或许,这其实是被害者在毫无预知的情况下惨死的证明。他神情呆滞地空想着,诡异的气氛使他没有移动的欲望,他根本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

 

这间房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他毫无关系。他只想离开这里。

 

“……救我。”他听到一声低吟,“……救……我。”他怀疑是自己的幻听,不过接下来发生的诡异景象否认了他的观点,略微烧焦的味道像是毒药般钻进了他的鼻腔然后席卷整个肺部,他皱皱眉站起来,却猛然发现之前熟悉的周围本就潮湿陈旧的木材开始燃烧,干涸的血液隐隐逸出些淡淡的腥味,和木头潮湿的味道纠缠在一起,不灭不绝,像是沉睡的巨兽露出獠牙。淅淅沥沥的雨水完全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在落下后就被蒸发殆尽,飞蛾扑火一般,明知消逝却仍旧奋不顾身。

 

也不仅仅是奋不顾身而已吧?明明有不可抗拒的重力加速度,身不由己。周泽楷不动声色地在脑海里天马行空顺带望着眼前的火焰出神,他决定去寻找声音的来源,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簇火焰漫过他的双眼,他下意识地挡了挡,不出意外感觉到手背上灼热的痛觉。许久之后他放下手臂,发现眼前的场景再次改变。

 

看来…不用。他暗自感叹着。

 

火焰铺天盖地,他在缺氧的环境中感觉到有些晕眩,突然想起小学到高中每次必做的消防演习,他抿了抿嘴弯下身捂上了口鼻。眼前的景象因为透过密度不断变化而不断晃动的空气所以有些模糊,他勉强眯着眼看到了烈焰之中像是蛀虫之躯的尸体,丑陋到无以复加。“救我。”那个声音又一次低吟着,像是九幽之下不断传来的诅咒一般,生生轮回永无止境。周泽楷默默无言地踌躇了很久,最后他决定挪过去看看。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诡异,他需要确认一下他是否还存在于一个正常的世界。

 

奇怪的是房子正中央的那具烧焦的尸体附近火势很小,他小心地避开火焰和落下来的正在燃烧的木头,像是在丛林中拨开灌木,他走到房子正中央微微低下头,尸体其实并不是烧焦的,不过全身绑着的绷带因为烟熏以及焚烧也差不了多少,从身型上看似乎是个女孩子,看不清面相,周泽楷觉得她应该是被害之后被随意弃置在这里的,不过也仅仅是猜测而已。氧气越来越少,慢慢就这么到了最糟糕的情况。他需要在氧气耗尽之前尽快逃出去,要不然就会陪着这个女孩和一堆潮湿的木头一起腐蚀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永无回去的可能。

 

周泽楷将压着鼻梁的手又往下按了按,弯着腰艰难地转过身体准备迅速走出去。

 

“唔。”转过身之后突然感觉到有东西缠上了他的脚踝,周泽楷呜咽了一声。他垂下眼,暗黄的带着焦黑色的绷带缠绕在他的裤脚上,整个人因为不注意所以有些踉跄,他不受控制地往前走了几步,“……带我走。”梦呓一般的低语再次传过来,周泽楷突然觉得很不妙,如果说他不能挣开这不知道应该被称为什么的东西离开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在这里郁郁而终,可是眼下除了带着这个似乎还有意识的尸体走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甚至没有时间思考为什么人死了之后还会存在意识,不,应该说似乎从来就没有遭遇过死亡一样。

 

作为一个普通人——即使是被别人认为是脑回路有点不太一样或者是语言天赋丧失的普通人——周泽楷最基本的求生意识依然具备,他沉默地看着脚下的尸体点了点头,“…好。”然后他一如之前一样决然俯身抱起地上的尸体。

 

身体落在他手臂上时他不可置信地缩了缩瞳孔,纱布缠绕的躯体透过些许温度,那是人的体温。

 

这不可能。

 

可是现在却没有时间思考为什么,时间的紧迫不允许他有任何的停歇,他清楚地感觉到因为缺氧而带来的晕眩感却无能为力,只能尽快地冲出这个诡异的地方。他再一次压下身,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迫使自己清醒一点之后冲出去。

 

高中的时候他似乎是年级短跑第一?他迷迷糊糊地想着,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搅动,他只觉得太阳穴胀痛得有些过分,意识逐渐模糊的过程中连迈步的完成都交给了本能,恍惚中看见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之前不存在的木门,他晃了晃头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门被锁着,他在好不容易换来的清醒中注意到了这一点,然后时间宛如被切割一般在他心中只剩下了纯粹的黑白,他脚步顿了一下,又突然加速冲过去,意识消失之前他感觉到自己面前的硬木板被撞开,发出摧枯拉朽般的撕裂声。

 

他感觉到自己快要血管崩裂,冲出去的第一时间他深吸了一口气任由微冷的空气在肺部驰骋,气压因为温度的变化而猛然增大,他感觉到呼吸困难却丝毫没有停止,寒气快要把他的肺部割成一片一片的血雾,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什么都无法表达,他只能频繁地喘气,略略松开手发现怀里抱住的尸体又变得冰冷起来,之前的体温不复存在,一如从来没有存在过。

 

终于……出来了。

 

这是他丧失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闪念。之后时间带给他的只是黑暗无助以及冰冷,意识封锁,外面的世界无法感知,他自我保护一般陷入昏迷,时间久到火焰割裂一切,什么都不再剩下,无人拯救躺在荒野废墟旁边的他。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有个声音低语着,声音优雅却没有感情。

 

 

雨水一滴一滴落下来在车窗上汇成细细的长河,在到达地面之后又各自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周泽楷从黑暗中转醒,怪异的睡姿令他的脖子酸疼,他不适地扭了扭头。腿被置放在踏板处无法撑开,应该是持续了很长时间的睡眠使他全身都有些僵硬,周泽楷沉默地打开貌似是卡车的车门然后翻身跳下去。

 

慢慢走下去……麻烦。他暗想着。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当他真正跳下去之后深切地领悟了这个道理,和很多狗血的桥段一样他没有丝毫意外地脚软了,于是因为不可抗力的缘故他单膝跪地,膝盖上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让他勉强清醒了点,他仍旧有些茫然地环视周围,浓白色的雾气使他看不清到底在哪里,唯一的光源只是这辆卡车的直射车灯,明晃晃的两条线照射着前方的一片区域,将它们从雾气中切割出来成为新的领域,干脆利落。

 

周泽楷垂下眼睑,稍微活动了一些脚踝发现继续走动没问题,于是他撑着卡车车门站起来,他没有思考自己为什么又来到了这里,从之前那件木屋发现的事情来看这里根本不是他所生活的正常的世界,于是他也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且没有思考一切发生的事情科不科学,不过显然他也没有时间去琢磨这些问题。

 

他似乎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橡胶鞋底摩擦在水泥地上的声音从他的前方传来,他缓缓抬起头。

 

……女孩子?

 

他眼前的女孩眼神空洞,穿着不合时际的校服,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白衬衫的领口有些泛黄,下身的长裙更是破旧的不成样子,她梳着旧时期的麻花辫,两条辫子从她的脖子后面绕过软软地垂到她胸前,在空中无风自动。

 

那孩子像是没有看到周泽楷和他身旁的卡车一样,面对着卡车的直射灯就这么站着,没有感觉到灯光刺眼,周泽楷莫名觉得身上有些发寒。

 

那双瞳孔里,没有倒影。

 

似乎过去了很久,久到周泽楷觉得时间的丝线缠在两人之间,然后把画面割裂成一片一片。就在他以为那女孩会继续沉默下去的时候,女孩缓缓地抬起她的手,却依旧沉默。

 

过来。她似乎这么说着。

 

周泽楷不为所动,继续与她对视,他需要知道自己在那里而不是跟着那个女孩去往更深处,如果这是梦,那么他需要醒来,不管用什么方法。

 

女孩的瞳孔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她不发一语地慢慢垂下手,僵硬地转过身,露出千疮百孔的背部,发黄的衬衫正面完美无瑕,背部缺无故缺了一大块,女孩背后的皮肤被切割成无数块,有些被翻开,血液从切面处溢出来,干涸成奇异的形状,一层一层颜色不断变浅。

 

然后她向前奔跑,嘴里带着嘲笑一般的诡异笑声。

“嘻嘻哈哈。”

 

然后周泽楷僵硬在原地。

 

不对劲。直觉告诉他需要去看看,可是他有种特别不详的预感,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被监视,套路从一开始就被设计好了,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作为人偶剧的一员,墨守陈规地在做好的框架里演着属于他的木偶剧,美轮美奂却悲哀。

 

他晃了晃头,把这个不可理喻的想法甩开。

 

他向前望了望,透过雾气勉强可以看见森林之后乳白色的圆顶建筑在阴森的夜空中被镀上一层发紫的色泽,墙壁上的裂缝喑哑地诉说着年轮的轨迹,植物镶嵌在墙壁上似如泣如诉的依赖,却又在脆弱之中结成蛛网一般的束缚,温柔却致命。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建筑周围散发的淡淡微光,召唤一般,诱惑一般,促使他向前走。

 

——我在这里,期待你的光临。

 

 

于是他开始奔跑,在他的双腿允许的最大程度范围内,他的身体宛如利刃破开空气的隔阂,场景在他的眼里颠簸,他接近了那个女孩,发黄的旧衬衫又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女孩的辫子在空中一甩一甩的,很调皮很可爱,可是他却没什么心情欣赏这些,大病初愈,姑且这么说,大病初愈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剧烈的活动,他的喘气变得更加频繁,腿脚越来越沉重,可是他不允许自己停止,他要去找到真相。

 

即使那所谓的真相是,万劫不复。



评论
热度(14)

© 啊啊啊啊啊啊啊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