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叶受cp可食用 ,不逆不拆 ,cp博爱但雷周黄
×最近可萌韩叶周叶王叶卢刘卢双花求同好一起卖安利
×小透明写手画手
×初入章坑

【周叶】Keep out(2)

阅读须知】很重要】


这是lo主的一个脑洞顺便也是某个合志的文w


惊悚灵异中二向不过小周叶神都是正常人……


请各位不要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qwq


文笔粗略不连贯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各位看看就好


年龄操作有,不过大概就是2-3岁的差别?


以及微血腥暴力不适请不要看……


OCCOCCOCC←重说三


最后……其实就是寂静岭·起源的开头有小伙伴玩过嘛!


OK?


Start→


Keep  Out


03.

  

   “啧啧,这么拼命在这个世界可是很危险的啊,小朋友。”轻佻的声音拂过周泽楷的耳畔,他心头一紧,强迫自己半途刹车。

 

“咔嚓。”

地上的枯枝败叶被他的脚跟生生划开一道伤口,露出里面早就干涸的土地。他环视一周,看到了那个玩世不恭坐在树上一脸慵懒的人,他穿着某个医院的病号服,蓝白的条纹在夜色中看得不是特别清楚,手臂上挂着一把伞柄特别长的伞,形状很奇怪,伞头像是被刻意打磨过,隐隐露出锋利的银白色光泽。他叼着树枝笑笑,脸有点虚胖却不是讨人厌的那种类型,周泽楷不怎么会看人,所以对于那人的样貌他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他依旧充满警惕,竖起了自己身上的针尖随时准备刺伤来人。

   

“…谁。”你是谁。他低低地开口,任谁都听得出充满排斥的口吻,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连简单的挥拳动作他做出来都会非常无力,虽然不是穷途末路的情况但也差不了多少,这个人……不简单,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想,能在移动的过程中追上自己还不发出任何声音还轻佻地加上一句话,任谁都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他下意识地又后退了几步。

 

“诶我说你这么防备闹哪样,”那个男人看到他的小动作有点无奈,“我是人啊。虽然在这个不科学的世界里有‘人’的存在很不科学。”他看见周泽楷愣了愣于是接着问:“嗯……相信吗?”

 

答案是理所当然的不相信。周泽楷摇了摇头,“证据。”他缓了缓自己还在喘气的肺部淡淡地说,即使他作为“人”可以感受到眼前这个陌生男人身上的熟悉气息,这个男人开口时声带带起的空气的轻颤,这个男人双眸中慵懒却仍然存在的光亮,可是在这个没有实际存在的诡异世界中,任何东西似乎都是不可信的。

 

“这么解释?”周泽楷看见男人挠了挠头,“啧,没有烟真是……”他皱了皱眉像是得不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随后又想起面前还有个人存在于是恢复刚刚的笑意:“我是叶修。”

 

“……周泽楷。”良好的家庭教育告诉周泽楷在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人自己的名字,出于习惯也处于礼貌,他没有计较眼前的所谓“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轻轻地报出自己名字,随之而来的是声带细微的抽痛,火辣辣地烧灼着声带,于是他咳嗽了几声。

 

“那就叫你小周吧。”叶修无所谓耸耸肩,“这个世界很不正常,相信你在走到这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了,我的遭遇大概和你一样?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然后发现了更加莫名其妙的事。你刚刚继续跟着那个女孩走大概就会到那个鬼地方了吧。”

 

……鬼地方?周泽楷歪了歪头想了想什么地方可以给眼前这个男人留下这种印象。

 

似是在黑暗中看见周泽楷疑惑的表情,叶修在暗自自嘲什么时候这么热心快肠的同时也给周泽楷解释:“就是那个早该入土了的旧房子。”他嘴里叼着的树枝动了动指向之前那个白色的围绕在树枝之内的老旧房屋,周泽楷顺着望过去,那是他之前被诱惑着奔跑的方向。那栋房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另外一幅景象,森白的墙壁缠绕的树枝在没有人察觉的时间里迅速缩减成细碎的形状,令人嗤笑皆非的是窗户中竟然还透出些许昏黄的光照,像是目睹小型车祸的现场,一闪一闪。墙壁上的涂料翻卷着透露出岁月的痕迹,很多年之后又过去了很多年,翻卷的涂料上安放着蜘蛛的网以及它们的猎物,银亮的蛛丝借着月光闪烁着不规则的光亮。

 

“很阴森?我觉得你也不用过去。”叶修淡淡地看了看,或许是逆光的缘故,墨蓝的天空的颜色给他的双眸镀上一层喑哑的色泽,“那里面可不像表面一样和谐。”他轻巧地跳下树,衬衫在空气中划过然后鼓起来,周泽楷莫名想起中学的时候养过的那只猫,动作也是这样轻巧,没有一点点声音。“里面……能够称得上是‘活着’的可是生不如死。”

 

周泽楷一如既往地沉默,然后抬腿继续奔跑。“……不可信。”他这么说着,摇了摇头。这个人说的很真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不可信的直觉。

 

“呵,小家伙还挺谨慎。”叶修拿开手里的树枝,笑着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欣慰。

然后他慢慢离开,朝着周泽楷离开的方向。

 

 

04.

 

周泽楷喘着气走到那个建筑的门前。

“嘎吱”,他推开门。

 

树枝在木门上盘虬卧龙,突然到来的移动使他们在空中无力地断落,脆弱到无以复加,碎裂成一片一片细小的形状,宛如爆开的礼花,只是少了那种绚烂的色泽。门内的灯光没有什么作用,黑暗的地方依旧漆黑如墨,什么都看不见。他依稀觉得之后有什么悉悉索索的声音却什么也不可见,如他所想,有东西晃晃悠悠地出现在灯光不能笼罩的地方,他不能辨别那是什么。

 

“嗒、嗒、嗒、嗒”

 

那个不能被称之为“人”的东西终于出现在灯光里,他压抑着呼吸看着缓慢移动的像是躯体的东西,那“人”身上盘踞着不计其数的蛀虫和褐色的、干枯的血迹,眼神没有丝毫光泽,翻着白眼的眼球突出,弱小的虫类在他的身上啃噬出微弱的,令人恶心的声音,血液干涸在他身上,有些已经发黑发霉,他的大脑似乎炸裂开来,脑浆淌到残存的面孔上,缓缓地像是有生命一样流下来。

 

周泽楷本能地想要后退,可是他有些绝望地发现自己移动不了四肢,全身都僵硬着拒绝回应大脑的指令,他知道自己在害怕,因为他的身体正在战栗。

他害怕,却无法逃离,多么讽刺。

 

“嘻嘻哈哈。”那个诡异的笑声又传来了,好像在嘲笑他的懦弱。他定了定神使自己的眼睛适应了黑暗,既然无法逃离,那么就破釜沉舟。他颤抖着缓慢地举起自己的双手,平复自己的呼吸准备给晃过来的不知道称为什么的东西狠狠地几拳。

然后他看见风中传来的,血色的雾气。

 

“噗”那是有什么东西扎进血肉的声音。

“啧,都告诉你不要过来了。”他听见之前遇见的那个叫做叶修的人的无奈嗓音,“我都说了这边和正常的世界不一样。”

叶修收起撑出去的伞尖然后随意地将伞靠在自己肩上,丝毫不在意伞上若有若无的血迹,他在病号服的上衣口袋里摸了摸,戏法一般拿出一包烟。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挑眉看了看周泽楷,用眼神询问介不介意自己抽烟,周泽楷摇了摇头,虽然抽烟对健康不好,但是他对烟草的气味并不排斥。

 

叶修的食指和中指夹起明黄和白色混合的细长的烟,周泽楷突然发现叶修的手很漂亮。他的双手修长且白净,指甲被很好地修建和打磨,粉红色的血肉透出来闪烁着健康的光泽,这双手漂亮得和眼前这个男人的气质完全不相符,有点让人扼腕叹息,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把这双手和这个男人分隔开来看。

 

周泽楷的话并不多,他觉得没有必要说话的时候只会不发一语只是淡然旁观,于是沉默蔓延在两人周围,周泽楷透过暗淡的光线看见叶修手之间的烟发出闪烁的橙黄光亮,白色的雾气氤氲在空气中逐渐散去,弯弯曲曲在两人之间连成一座飘忽的桥。

 

只可惜沉默让他们之间有一道无形的隔阂,两个人都没有着急跨出下一步。

 

忽略周围诡异的环境,他觉得两人之间的沉默似乎有点不合时际。作为唯一知情的——勉强说是“人类”吧——眼前这个名为叶修的男人明明知道这个世界的异样,根据他的反应似乎他连地形都调查清楚了,那么为什么……他不逃走呢?

 

有些恐惧的念头在周泽楷心里缓缓升起,他突然觉得眼前有些发黑。

……出不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叶修拿开自己的手将烟抖了几下,烟灰缓缓散落在空气中,双唇溢出些许烟草的气息,他接着淡淡地开口,“这里没有所谓的出口。”他的嘴角又开始有了初次见面时候的略微嘲讽的笑意,虽然这个男人的眼睛浑浊,周泽楷却看见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锐利光亮。

 

这个男人就这么站在原地机械地进行着吸烟的动作,他的另外一只手挂着之前那把伞,手揣在自己的口袋里毫不顾忌地吞云吐雾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虽说是懒散,可是他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防止有什么东西靠近,周泽楷再一次认同了自己之前觉得他不简单的观点。

 

叶修的话说完之后周泽楷觉得自己被看穿了,可是这些都不是这时候他应该关注的重点,他要出去才行,至少不能让自己的父母担心自己的安危,作为一个患有失语症的人来说,他可以做到简单地和人交流却不能完完全全作为一个常人来正常地言语,他的父母为此想尽一切办法却没有丝毫改观,他皱了皱眉环视一周,要想个办法和正常的世界联络。

 

“通讯在这里是被禁止的。小朋友在这个世界就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叶修淡淡地笑了笑,依旧是那种带着点嘲讽的笑意。周泽楷将视线收回到眼前这个人的身上,这个男人比自己略矮一点,懒散却强大,他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站在这里,全身都是破绽同时却又无懈可击,周泽楷感受到一点点无形的威压,他觉得肺部有点收缩起来的痛觉。

 

“……怎么办?”这似乎是叶修这么久才听见这个所谓的小朋友说话,他灭了只剩一点的烟头,换了个舒服地姿势懒散地撑在那把奇异的伞上,这应该是他的武器,因为之前叶修的出手让周泽楷知道了这柄伞的用处,他终于明白之前环绕在叶修周围时隐时现的血腥气味是出自哪里了。

 

“在这个医院里面有一扇门。”似乎是不经意间的提示,叶修看见周泽楷的眼睛亮了亮,突然起了几分捉弄人的意思,他暗自嘲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童心,他接着说,“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打开。”

 

“没……”没关系。周泽楷摇了摇头,他决定自己进去寻找开启那扇门的方法,虽然不能确定是回去的大门,不过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偏执地相信那扇门是通往回去的道路的了。

 

于是他转身,褪下之前带着点恐惧的心理走进了古旧医院的大门。

“呵。”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跟着走进去。

 

然后这扇同样陈旧的大门自己缓缓地关上,隔绝了一切外界的空气和生物,然后变成了封闭的、诡谲的空间。

有什么东西,已经开始转动了。

 

 

05.

 

  

他在刀光剑影枪林弹雨中近乎绝望,最终选择拿起武器浑身浴血。

而他。

引以为豪。



评论(1)
热度(9)

© 啊啊啊啊啊啊啊澈 | Powered by LOFTER